I shot an angel,kept it in my backyard.

喜欢是喜欢,特别喜欢。是已经没有那种初出茅庐的青涩,是沉淀了很久很久的情感。  后来也不是不喜欢,还是特别喜欢。是那种茶余饭后的韵味,平淡真实的喜欢。

再后来是太过喜欢,拢在胸前,捧在手中,像呵护最易碎的瓷器。  然后却不自觉地加了力道,直到它最终随着伤痕和裂口支离破碎。 

细碎的利刃划破胸膛,伴随着最刺耳的声响,鲜血淋漓。

Heaven.

[ 不,我不需要医生,他甚至朝Clay大吼起来,我只他妈需要离开这个鬼地方。]


我最终摆脱这个荒诞的城市,你应该相信的,上帝总是那么的宽容而仁慈。


噢,什么?。我确实说过从没打算信奉他,但要知道这他妈终于是我正常生活的开始了,就好像这个有着金棕色头发的神圣家伙说过的一样。一切终于都在远离了那些该死的药物之后回到了正轨。


我好像又想起了从前Clay喋喋不休地拿来调侃我的事儿,在我为此朝他大吼大叫过一次之后就再没听见过了。 但我得知道我确实没有资格对他那样做。毕竟母亲离开的时候,那个五岁小孩儿只知道埋头守在那部老旧的永远不会再响起的...

如何利用AO3与WriteWords结合背单词

人才,人才。

北上江:

厉害可厉害了

Nevermore:

惊了

  

🍡🍢🍡:

  
   

Hope.Evil:


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...

不记雁归来.3

这一夜宇文玥都以一个姿势面对着手机躺在床上。


他还是没能学会拒绝。即使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,他也不想现在就让同样在屏幕前的人露出失望的神情。

他竟然没有这一切太突然了我接受不了的感觉。

手机重复着变暗,待机,再亮屏。宇文玥还在犹豫着需不需要告诉宇文怀,手指明明已经与屏幕近在咫尺,却就是按不下小小的发送键。

如果宇文怀想让他拒绝的话,他也许要让他失望了。

眼皮越发沉重起来,但意识却丝毫没有混沌。宇文玥拖长了呼吸,试图避开那些纠结成团的思绪。


很久以后他也有过很多个同样无眠的夜晚, 只是这些感情再也回不去了。


“宇文玥,宇文玥!”

“你把我鞋丢哪儿去...

不记雁归来.2

天气虽是有些难以忍受的炎热,但窗外的蛙鸣蝉和——这夏季独有的乐声听来也不乏趣味。

一场午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,比计划的晚了半个小时。   不过既然是周末,宇文玥就照例起床洗漱一番,也不当那么回事儿。 

他正将桌上码得高高一摞的课本搬到一边,视线瞥到桌角的便笺,忽而想起了交人设的事儿。  这种事情拖来拖去会给别人留下不太好的印象吧。    宇文玥这么想着,就先放下手上的事情去开启笔记本敲敲打打。

一登陆上QQ,就是长安忆满屏的99+。 不过三十人的小群,却总是能有热热闹闹的氛围。每...

不记雁归来.

现代短篇,大概是个戏里戏外虐恋情怀的网恋故事(误。


宇文玥确实是在无意之中又翻到了那个列表。

只有四人的分组,都规规矩矩的贴上了关系的标签。唯独有一个,他很小心试探地打上了“柿子”的备注。

然而这个最底下的头像,已经一年多没有再亮起。

那时宇文玥还是个刚入圈不久的半白,少言寡语只为不惹起是非。宇文怀听来他那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弟弟,竟然蹚进了这摊浑水后在床上笑得四仰八叉,嘲笑完了却换了张脸似的跟他说,放心,我在,谁也别想着欺负你。   

宇文怀虚长他两岁,也许是志向大学能考进表演专业的缘故,在这地方混的还算不错,被迷弟们叫两声大佬戏触也是常有...

©山穷水尽.
Powered by LOFTER
      1/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