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 shot an angel,kept it in my backyard.

昔巷与花

私设幼年。

ooc致歉。

没刀,甜到齁死算了系列。

咸鱼属于我。



长安城的大雪,向来到的突然。


雪花埋不住这些纨绔子弟好玩的心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宇文玥本无心参与这门阀子弟间的宴会,不情愿,也不擅长。  只是祖父期望自己学着同他们相处,如此也能少些树敌。     是怕扫了祖父的兴,他只得披了裘袄,看月七将自己上下裹得严严实实,才同他晕头转向地让随从领着去了西面的梅园赴约。


“殷红独立雪中,胜过满园春色。”


在冰天雪地中待的久了,沁骨的寒意便从指尖开始蔓延。     宇文玥收敛心神,唤了声月七,许久也未见有人回应,忙紧了紧领口四下去寻他踪影。      偌大的梅园,竟一时不知从何找起。  正无所适从之时,他忽的感到额前一凉,下意识就循着声音仰头向上看去,甚至忘记要拭掉眉间雪花。

“公子好文采。”

梅枝耸动,被树上少年这么一折腾,晃下许多殷红花瓣,星星点点落在一片白色之中。  那少年立于树间,一袭黑袍在这梅丛中惹眼至极。   宇文玥与他视线交错竟一时间失了神。 

那人尚还稚嫩的眉眼透着草原骑手似的英气,像曾经与父亲于猎场上见过的,猎人手上的狼崽。  

这同宫廷中一向看似儒雅温和,却手染血腥的士族宦臣们很是不同。


“本世子名唤燕洵,你呢。”


“嗯? 你没事吧。”


那人纵身跃下,瞧着眼前发着愣的白净清俊的人儿裹得如粽子一般,满脸担忧在他眼前晃了晃手。

宇文玥收回思绪张了张嘴正欲回应,却忽然顿住了声,心下思量着该如何作答。他回身瞥见那一边儿的侍从,灵机一动便轻笑着开口答道。


“月七。”


“月七..?”


“是。”


“是个好名字。”


燕洵一手顺下两三枝梅,一手托腮佯装着叹了口气,故作忧伤地瞧瞧他面前的人儿。


“玥公子....不会真认不得我了罢? 上一次在淳公主的生辰上相见,公子可不是这样说的。”


宇文玥闻言只得沉默着别过视线,不动声色将手拢在唇边,试图汲取些温暖。 他正想着开口解释些什么,不料自己愈加冰凉的指尖忽然被人握起。


他的手带着暖意,像春日的风。


宇文玥一时手足无措,轻咳一声抽回了手。  燕洵嬉皮笑脸地还要逗他,没想到宇文家的长房公子竟还会像个小姑娘一般害臊。    宇文玥蹙起眉十分理智的决定不再理会他。毕竟那是燕北西凉王的世子,打残了又麻烦不好收场,委实是笔不划算的买卖。    他如此打算着将脸埋于裘袄领中,装模作样随便冲着某处喊了声月七,兀自转身就要离开。  


耳边响起那燕北世子嬉笑着的一句不知所谓的玩笑。


“冷公子,够冷!”






剧里都那么多刀了。

再捅刀子我都要捅我自己了。

不说了张嘴吃糖。

       
评论
热度(47)
©山穷水尽.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