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 shot an angel,kept it in my backyard.

不记雁归来.

现代短篇,大概是个戏里戏外虐恋情怀的网恋故事(误。



 

宇文玥确实是在无意之中又翻到了那个列表。

只有四人的分组,都规规矩矩的贴上了关系的标签。唯独有一个,他很小心试探地打上了“柿子”的备注。

然而这个最底下的头像,已经一年多没有再亮起。


那时宇文玥还是个刚入圈不久的半白,少言寡语只为不惹起是非。宇文怀听来他那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弟弟,竟然蹚进了这摊浑水后在床上笑得四仰八叉,嘲笑完了却换了张脸似的跟他说,放心,我在,谁也别想着欺负你。   

宇文怀虚长他两岁,也许是志向大学能考进表演专业的缘故,在这地方混的还算不错,被迷弟们叫两声大佬戏触也是常有的事。

可这和我没什么关系,宇文玥想。

周六一大早起来,宇文玥例行公事地把手机铃声开到最大,然后手一松让它不小心掉在了宇文怀枕头边上,接着若无其事地走出房间,关门,上锁。动作可以说是极其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了。

宇文玥刚打开笔记本准备看看时间,隔壁的鬼哭狼嚎就接踵而至,“啊我靠!!!!!. 宇文玥你脑子里进了些什么东西!!!!!!。 ”

“我脑子里进你了。”宇文玥对于这分贝极高的噪音并不以为然,兀自打开了腾讯。   熟悉的几声提示音过后,一则群消息弹窗跳了出来。

[古原]长安忆

元嵩:诶?有新人吗,欢迎啊/

楚乔:早安,怎么称呼?b

宇文玥:早安。/

宇文玥:cn宇文玥,幸会。/

燕洵:b迟迎迟迎.

宇文玥:不迟,谢迎。/

燕洵:b小新人儿人设码好了自传相册.

宇文玥:好。/

宇文玥打开手里钢笔的盖子要记下人设这一条,回头一看却发现行程手册放的太远了,伸手实在够不着。他足足思考了有一会儿,在脑中将“把宇文怀从房间里放出来帮忙拿”这一条狠狠删去,才踮起脚来去摘卡在书架旁的便笺。

“嗬,今天不把功课做完就别想出来了。”





文里的圈子是语c。

古原:古代原创。其实写这种人设的话应该是不会有人用原名或者cn的,不过我再想的话又麻烦还辨识不清。干脆就这样了。

评论
热度(13)
©山穷水尽.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