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 shot an angel,kept it in my backyard.

喜欢是喜欢,特别喜欢。是已经没有那种初出茅庐的青涩,是沉淀了很久很久的情感。  后来也不是不喜欢,还是特别喜欢。是那种茶余饭后的韵味,平淡真实的喜欢。

再后来是太过喜欢,拢在胸前,捧在手中,像呵护最易碎的瓷器。  然后却不自觉地加了力道,直到它最终随着伤痕和裂口支离破碎。 

细碎的利刃划破胸膛,伴随着最刺耳的声响,鲜血淋漓。

       
评论
©山穷水尽.
Powered by LOFTER